中文 / ENGLISH / 郵箱

西湖大學講席教授鄧力獲2020年“亞瑟·科普學者獎”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17 作者:

 8月26日,在西湖大学迎来“西湖三期”的第二天,美国化学会(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宣布:经过提名、评选,西湖大学理学院化学讲席教授邓力获得了2020年“亚瑟·科普学者奖”(Arthur C. Cope Scholar Awards),这是有机化学领域最有影响的国际奖项之一。



“亚瑟·科普学者奖”创立于1986年,每年分三个类别评出10名优秀获奖者,表彰他们在有机化学领域的重要原创性贡献。历年来的获奖者包括K. Barry Sharpless、Robert H. Grubbs、Ryoji Noyori、J. Fraser Stoddart、Ben Feringa等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美国化学会主席Charpentier博士给邓力教授发来的贺信中称,邓力在有机小分子催化领域中取得重大突破,即对弱键催化(weak-bonding catalysis)概念的建立和发展所做出的原创性贡献。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有机化学家丁奎岭院士表示:“有机小分子催化自2000年以来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研究领域,而邓力是这个领域的开拓者和引领者之一。”


鄧力老師


每年只有十個人,爲什麽頒給了他?

弱鍵協同催化,聽起來很晦澀,這是一項什麽樣的重大突破?鄧力實驗室的助理研究員羅濟生娓娓道來。

大家知道,催化劑具有大大加快化學反應發生甚至創造全新反應的魔力。它能夠幫助我們更快地創造新功能分子,例如抗癌藥物,也可以讓我們廉價而節能地大規模生産功能分子,降低或消除對環境的汙染。

傳統的化學催化劑是含金屬的小分子,依賴于金屬形成強鍵的能力來促使化學反應的發生。而自然界原本就存在一種最強大的催化劑——人類體內的生物酶。它可以促使人體內各種化學反應發生,把食物分解成營養物質,使細胞産生能量等等。並且它只需通過溫和的弱鍵作用,就能“催生”化學反應按照我們生理需要快速而精准地發生。

鄧力團隊一直在尋找這樣一種自然而高效的催化劑。2000年,他們發現一類不含金屬的天然産物金雞納堿,經過簡單轉化後所得的衍生物,可以有效地催化重要的有機化學反應。通向新世界的大門就此被打開。


 

有機催化劑來自于苦瓜中帶來苦味的天然産物金雞納堿


此後,他們模仿生物酶中常見的協同弱鍵催化模式發展更高效的有機小分子催化劑,成功開發一系列新催化劑及新反應,被世界各國的有機化學家們廣泛應用。近年來又研究發明了一系列接近生物酶效率的新型有機分子催化劑。

丁奎嶺院士稱贊說:“鄧力教授模擬生物大分子酶的催化過程,取得了多項原創性學術成果,使化學小分子作爲催化劑的效率實現了幾個數量級的提升,這是十分驚人的進步,將該領域的水平推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也許有人會問,這項研究究竟可以應用在哪裏?

答案是“不知道”,因爲太廣泛。羅濟生博士說,基礎科研領域的發展往往會帶來“不可想象”的連鎖反應。鄧力團隊的研究成果已成爲有機合成化學的新知識,不同領域的開發應用會帶來不同的效果。比如在醫藥領域,弱鍵協同催化可以讓制藥成本更加低廉;在化工領域,可以大幅度減少環境汙染。事實上,鄧力發明報道的催化劑和化學反應已經被應用于工業界,很多催化劑已經授權給知名試劑和大制藥公司使用。

 

衆人仰慕的大師,曾是不愛讀書的“差生”

走進西湖大學雲棲校區4號樓,鄧力教授的實驗室就在6樓,各種儀器、試劑等已經擺得滿滿當當。這是鄧力親手打造的對標國際一流的實驗室,現在已經有1名副研究員、1名助理研究員,2名中國籍博士後,1名外籍博士後,3名在讀博士生,還有2名來自美國的訪問學生。

 

鄧力老師团队

 

翻开邓力的履历,198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随后赴美留学,获哈佛大学博士并进行博士后研究。1998年加盟布兰迪斯大学担任助理教授,2005年被聘为该校首任Orrie Friedman终身讲席教授,之后还曾担任布兰迪斯大学化学系主任。2018年1月,在一所知名大学的多次邀请下,邓力决定回香港工作,不料中途转道杭州时,却对西湖大学“一见倾心”,最终落户西子湖畔,担任西湖大学化学讲席教授、西湖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和理学院执行院长。

但這份充滿光環的簡曆,還不是鄧力的全部。

很少有人知道,这名众人眼中的学霸,其实曾是一名不爱读书的“差生”。即使进入清华大学后,他依然沉迷于武侠小说,时常逃课,成绩平平。直到有一天,他跟着导师Eric Jacobsen研发了一类催化反应,被运用于艾滋病和抗癌药物的开发和生产中,这才让他茅塞顿开,兴趣大增:“原来我这样的小人物,也可以通过创造新知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鄧力不講究吃穿,開的也是最普通的汽車,但他會送女兒去上代價不菲的小提琴課,並且十幾年如一日包攬接送的活,順便自己旁聽。他喜歡古典音樂,喜歡收集古典音樂的各個名家、各類版本,尤其偏愛舒伯特和巴赫。他總說,科學與藝術是相通的,“你不知道什麽時候科研的靈感會到來,現在能做的就是全方位去感受我們的世界,提高自己的個人修養。”

当然,邓力最爱去的还是他的实验室。找到灵感的时候去,困顿思绪的时候更要去。他爱的不是实验室那些高档的仪器设备,而是站在操作台前的每一个学生。“衡量一个国际一流实验室的最高标准,就是你培养出了多少具有创新精神的人!”他对学生说,“做科研不是海边捡贝壳,遇到什么就做起什么,要做原创 ,这是最难的,但也是最有价值的。” 他鼓励学生说,必须学会大胆提问,“要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发现问题,这和解决问题一样重要。


創新不僅需要智慧,也需要夢想和激情。如果有一天,你在轉塘的公交車上,或某個音樂廳裏,偶遇這位身材魁梧、時不時露出英文倒裝句式的大師,請不要驚訝,走上前去,打個招呼,說不定你們也可以一起聊聊音樂、談談人生。